“杀妻藏尸案”二审开庭 朱晓东自称激情杀人而非故意

.

“杀妻藏尸案”二审未当庭宣判 朱晓东道歉遭拒被要求严惩。    新京报我们视频


新京报讯(记者 韩茹雪 贾洁卿)2018年12月13日上午,备受关注的上海“杀妻藏尸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审持续约两个小时,案件未当庭宣判。

2016年10月17日,朱晓东在家中杀害了妻子杨俪萍,藏尸于家中冰柜。并在此后105天内一人分饰两角,制造杨俪萍还在人世的假象。他还使用杨俪萍的信用卡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2018年8月23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被告人朱晓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次二审围绕朱晓东行为系自首,被害人是否早有轻生念头,系激情杀人而非故意、蓄谋等争议点展开。


2018年12月13日,被害人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争议一:杀人百日后投案自首之争

2016年10月17日,杀害妻子杨俪萍后,朱晓东将尸体藏于家中冰柜。直到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将杀害妻子杨俪萍一事告知自己的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投案。

双方律师就杀人百日后投案是否属于自首展开辩论。

朱晓东的律师认为,朱晓东杀人后未立刻自首,但也没有分尸和继续犯下恶行,不应以这一时间节点来忽视自首情节,对杀人犯不应存在道德评判,要求杀人后立刻自首。朱晓东称,杀人后觉得“生活毁了、没有希望了”,消费行为是麻痹自己。

杨家律师认为朱晓东杀人后没有进行救助,手段极其残忍。案发后一段时间过度消费和与异性开房等行为,属于挥霍享乐,是反人类、反社会的。朱晓东的自首行为只是为了减轻罪责。朱晓东并非畏罪、悔罪,而是听从母亲规劝。

争议二:被害人早有轻生念头不反抗?

2018年10月24日,朱晓东的律师向法院提供了11份新证据,其中大部分是微博截图类,描述杨俪萍此前的生活状态,以此来论证杨俪萍早有自杀倾向,希望借此减轻朱晓东罪责。

二审庭审时,朱晓东提出,自己扼住杨俪萍脖颈的时候,杨俪萍没有反抗。他描述杨俪萍为“性格极端、爱钻牛角尖”,并有数次自杀端倪。朱晓东称,恋爱期间杨俪萍发现自己和其他女孩子联系,曾开车到郊区试图“闷死车里”,还因为对朱晓东购买的面包机不满意,而用剪刀去剪正在通电的面包机线。朱晓东的律师提出杨俪萍早先有厌世倾向,称杨俪萍曾在微博为《死亡解剖台》点赞。这本书中描述的杀人手法,与杨俪萍被杀情况极其类似。

检方和杨家代理律师认为如此对死者进行揣测是不合理的。检方认为微博方面属于电子数据,登陆、删除、修改不一定是个人控制,该点赞行为是年轻女性对热点潮流的敏感。杨家代理律师认为,新的证据都是杨俪萍生前的一些微博,出示的材料都是生活的一些点点滴滴的内容,与本案无关。

争议三:一时冲动还是蓄谋已久?

二审庭审中,朱晓东称不是预谋杀人,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朱晓东的律师认为此案系家庭矛盾引发的凶杀案件,朱晓东是在争吵过程中一时冲动杀害杨俪萍。正对“藏尸冰柜”的摄像头,是朱晓东为观察冰柜中冷冻老鼠的情况,并非早有预谋用来存放尸体。杨俪萍的离职也是个人行为,月收入5000元左右的薪水不足以支付在上海这座大城市的生活,并非朱晓东唆使。

杨家的律师称,朱晓东杀害杨俪萍,用时在五分钟左右。明明两分钟可以杀死,他用了五分钟,就不是激情杀人,而应是故意杀人。

朱晓东的律师认为,本案系因婚姻家庭矛盾而引发的突发性犯罪,朱晓东认罪悔罪,建议对朱从轻处罚。杨家律师认为,朱晓东系预谋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主观恶性极大,请求二审维持原判。检察机关认为,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将择期宣判。


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贾洁卿    编辑 曹林华 张太凌    校对 王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杀妻藏尸案”二审开庭 朱晓东自称激情杀人而非故意